时光画轴卷卷都是柔情

  光阴如流,参差有致的思想中,卷卷都展着柔情,都是深情, 瓣瓣心香,飘逸着诗情,拾取光阴里那片倾心的云朵,静静一团体,静心坐落在一角落,安静的听风数雨,等某团体乘风策马而来,等那笔倾心倾城,那最暖和,最懂得,最催心的人,我已在一江春水里,碧绿成喜欢的样子,只待行千山,涉万水,见证爱的箴言,于光阴隧道里,流转深情柔情!

  多想在恰恰的工夫里,遇见正好的人,遇见彼此,道一声,“奥,你也在这里,”这是多大的恩泽,就这样静静地等,等哪团体的到来,安静不语,安坐于光阴的卷轴里,拈花不语,生香一瓣瓣,一片写着你,另一片写着我,热热呢喃,一卷卷柔情,在远念的窗口 ,煮一壶相思,等候木棉花的春天,亦或站在流年枝头,于江南古巷,携一缕荷塘月色,撑一把雨伞,待共一场 天青色等烟雨。

  在这清韵的光阴里,种下沉思的花朵,皎洁出怀念的弯月,一片描画着天涯,一片挥洒着天涯,柔情款款丈量着怀念的间隔,于光阴河床上,乘风跨越那片漫无尽头,远处的答案,却是一条长长的炊烟,飘忽不定,悄悄一碰,碎了一片,打捞这一片片记忆,小心拼凑,再怎样粘帖,已不是原来的样子容貌,匆匆已往,人往楼空, 人面不知何处往,桃花照旧笑东风……

  光阴无涯,等候天长,清瘦了一枝头,风晒了一季季记忆,平摊保管,夹在经年的躲书里,闲来翻阅,吹落一地尘埃,你在泛黄的纸页上,变得陈腐易碎,悄悄的翻了再翻,读了又读,直到读到流泪,再读,读到缄默无言,也许你仅是那几行字而已,字里字外,你从未理睬,也从未进心过,仅仅是一场独角戏罢了!

  一笔青梅往事,就此徘徊迟疑,随一指温婉的记忆,时远时近,这一盏光阴,许下了如初的倾心,瞻望了梦里花开,不知可否在一季闹春里,留下惊鸿一瞥,倾听你的温润耳语,绽放润泽的一角,合着淡淡的岁月,融进一切的喜欢,浸润一切清欢,不往问冷风飘雪,多了几度轻叹,不往求光阴荏苒,怎多了几许瞬息万变,总在一旁,沉寂守着光阴漫卷,数落漫天星斗,摇落一池水墨,字字珠玑,行行是柔情。

  光阴,你可慢些,再慢些,让我捉住工夫的尾巴,留一瓣心香于这兴盛的流年,留一厢柔情的笔墨于这锦瑟年华,与你与我,在这方纯洁心肠,涂满关于经年的笔笔,关于你我,也许有些稚嫩,也许不是你敬慕的玫瑰,不是顺眼彩虹,仅是一叶青葱的叶子,葱翠一墙的绿意,或许是那一季的风,吹动了墙的衣衫,一切的情愫,盈然起了卷卷柔情,随着风,合着雨,将这季的情事,逐一剪下,定格影像成了记忆。

  灯火阑珊处,顷刻的相聚,是花语传承了尘寰的等候,多少落花流水在蓦然回首时,定格在记忆中,好想珍惜这美妙的一枚,但匆匆那年匆匆往,留下一地落红,风起的日子,想着心事,听风慢吟;雪舞的日子,围炉煮茶,呵手为热,不管岁月如何变迁,一缕心思,静静流淌,慢吟轻唱,柔情百媚,万水千山,似在近旁。

  光阴无言,为你单独倾城,天涯天涯,似在身旁,不断做着蝴蝶飞过沧海的梦想,将这方山水涂描描写,采摘下一片绿意,写意你的关于,倾泻着五彩,涂抹那场炫彩的相约,一直咏叹一方水墨图画的蓝图,一天,一年,或许更久些,在原地心音轻弹婉约,初心未改,瞻望着一份朴素的幸福,点点化成绕指柔,在工夫画轴上韵致,卷卷都是柔情。

  光阴如流,光阴荏苒,一季连着一季,将岁月亮色,泼墨笙歌,总回不负韶光,不负这份等候,柔情依依,折叠光阴独绽芳香,馥郁卷卷,写满柔情,等东风化雨的深情!挂牌